首页 >> 最新文章

南京城管路灯人匠心之作长江大桥全线亮灯调试街机【新闻播报】

勋鼎机械网 2019-09-30 15:45:50

新浪江苏讯 2018年12月底,封闭两年多的南京长江大桥将正式恢复通车,南京市民翘首以盼。记者获悉,由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负责实施的长江大桥夜景照明提升工程也即将完工,今天傍晚,进行了全线亮灯调试。在南京数以千计的路灯人的共同努力下,夜幕下的南京长江大桥格外熠熠生辉。

镶嵌8颗灯珠,299盏玉兰灯既美观又实用

再见玉兰灯,灯柱还是那个灯柱,灯罩依旧是那个灯罩,但在她展示她的雍容华贵之余,更兼顾了对整个大桥路面的照明,而赋予她既美观又实用功能的,是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设计师们创新性的设计——在玉兰灯的灯托上镶嵌了8颗led灯珠。

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总工办工程师、大桥项目技术负责人王鹏展介绍说,仅在玉兰灯照明方式上前后就经过了n多轮的讨论验证,并最终产生了三个方案。一个是沿着防撞护栏开个槽,装上led灯实现路面照明;第二个是在玉兰灯灯罩上开个小窗户,在里面放上led灯珠,让它向下投射。“多次测试后发现,要么不能满足防撞,要么达不到照明亮度,最关键是不能破坏玉兰灯本体。”王鹏展告诉记者,玉兰灯罩是当年周总理定下来的,肯定不能动。

直到后来在设计人员、技术人员和东南大学文物专家的共同努力下设计出了最终方案:顺着原有灯托上的花盆,外圈镶嵌上8颗3瓦的led灯珠,并内嵌6颗2瓦的灯珠,一套总共才156瓦,而原先所使用的高压钠灯,一个就有150瓦,一套就是750瓦。对于照明效果,原来的玉兰灯由于是向上漫发射,实现路面照度仅有3勒克斯左右,而镶嵌了led灯柱之后的玉兰灯,现场实测的照度平均都达到了25-30勒克斯之间,完全满足了道路照明需求。如果换句大家都听得懂的话,就是耗能降低80%,亮度提高10倍。

一套玉兰灯上的总共32颗led灯珠,可不是随便镶嵌上去的,每个灯珠所投射的角度都不相同,经过无数次的实验,这才实现了灯光对路面照度的最大化。这里面可是凝结了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设计师们巨大的智慧。

值得一提的是,施工人员还为长江大桥上的玉兰灯赋予了最先进的单灯控制系统。“每盏灯都能通过4g与控制中心联系,只要有故障,控制中心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此外,通过单灯控制系统,还能实现夜间节能操作。这样一来,就能实现故障的精准修复和节能的双重效果。”王鹏展说。

四层涂层,混凝土灯杆强度增加又经久耐用

记者了解到,除了玉兰灯的发光照明外,对于混凝土灯杆的维修保养更为繁复。因为南京长江大桥是不可移动文物,这就要求灯杆不能更换,更不能因为出新而掩盖原先的混凝土本色,甚至是每个灯杆的位置都不能有变化。

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江北建管中心的项目负责人臧玉庆介绍,拆除玉兰灯是排在最前面的,因为正式开始维修需要借用隔离公路桥与铁路桥之间的防护棚架,而拆玉兰灯是搭设防护棚架的先决条件。“当时已是天寒地冻,大桥上更是寒风刺骨、滴水成冰。为保证大桥的整体进度,工人师傅们一天三班倒,只用了半个月就把299盏玉兰花路灯一一编号,记录下原有的安装位置,拆解成路灯杆、基座、灯架等部分,运送到专门为修缮玉兰花路灯而设置的仓库中。”

在修复玉兰灯灯杆的过程中,严格按照最大限度地保留路灯文物,修旧如故,所有的路灯杆需要喷涂3遍纳米级硅酸盐混凝土养护修复增强一体剂。最后,再对表面刷一层无机硅憎水剂。所有这四层增强剂和憎水剂全部是无色透明的,如此才能在提高混凝土路灯杆的表面结构强度和结构耐久性的同时不改变路灯杆的原貌。

记者还了解到,此前的玉兰灯采用的是八边形基座护罩,这一外形在修缮中得到延续,不过,为了让行人、非机动车通行更加方便、安全,基座护罩直径由原来的52厘米缩小到了47厘米。

光影效果,桥头堡上红旗无风也能飘扬

作为南京长江大桥上最为显著的标志,毫无疑问就要数南北桥头堡上的红旗了。经过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设计师们巧妙“勾勒”和最新表现手法的运用,桥头堡上的红旗在光影之中“随风飘扬”。

据介绍,南京长江大桥桥头堡的亮化最早开始于1970年,当时只是用了白炽灯,后来到了1989年,运用了泛光灯,再到2005年,又用到了点光源对旗帜进行了勾勒。南京市城管局路灯管理处江北建管中心王兆犊告诉记者,这一次随着大桥全面维修出新,针对桥头堡上的红旗,设计师们采用了光影艺术手法,利用光影的流动,实现了红旗的飘动效果。“另外对于金穗和旗杆部分,我们又用了黄色的洗墙灯进行了烘托,让红黄两色为主色调的桥头堡成为了整个大桥最为浓墨重彩的亮点。”作为桥头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工农兵群雕的亮化也倾注了设计施工人员的巨大心血。为了让群雕上每个人物的面部细节都有所表现,设计施工人员通过精确计算投光灯的光束角度,实现了群雕人物细节的体现。

王兆犊告诉记者,整个铁路桥钢桁架用了投光灯392套,桥墩用了洗墙灯1602套、点光源22950套、投光灯144套,通过灯光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交融互动,实现了桥体与江面的交相辉映,也让整个铁路桥在夜幕中显得晶莹剔透。王兆犊还透露,桥墩部分的亮化可以根据需要,实现图案动态变化,一如南京明城墙各大城门上的图案变幻。

市民看大桥亮化

和初恋女友第一次的约会地

“说到大桥我有两个难忘的经历,一个是1968年建长达大桥,另一个是我和初恋女友第一次约会就在大桥上。”今年65岁的余闻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退休在家,之前在江苏省通信电缆厂工作。

对于南京长江大桥即将通车,余闻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大桥情”,1968年当时还在上中学的余闻并没有想到能参与长江大桥的建设。有次学校挑选30名个头比较高身体比较强壮的男同学到南京长江大桥上体验劳动,余闻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只是上来体验,劳动了一个多小时,但这份经历自己一直记得,回去后同学们都很羡慕,就是现在自己也经常拿出来说说。

第二个难忘的经历,是自己的初恋。当时已是1972年,有人给自己介绍了个对象,她家就住在建宁路,双方见面后觉得还可以,就正式约她出来见面,当时见面的地方就在南京长江大桥,后来两人见面约会的地方很多次都是在这里,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这也是自己一段美好的回忆。通讯员 李婷婷 何以文 记者 牛弘 黄颖

微机控制万能试验机

YE-2000数显式液压压力试验机

弯曲试验机

冲击试验低温槽价格

友情链接